交通運輸“放管服”改革成效盤點

編輯日期:2017-09-07 10:24??來源:交通運輸部網站 ??作者: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將其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先手棋”和轉變政府職能的“當頭炮”。   

  交通運輸部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堅持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持續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大力改善營商和創業、創新環境,不斷取得新進展、新成效。   

  以刀刃向內的決心,大刀闊斧簡政放權,交通運輸部一半以上行政審批事項被取消或下放,取消全部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持續開展“降本增效”工作,僅2017年上半年物流成本一項就降低了356億元。   

  大力推進交通運輸職能轉變,不斷創新優化監管,加強事中事后監管頂層設計;主動適應“互聯網+”新理念、新模式,探索線上線下相結合、新舊業態相融合的監管新方式;在全行業全面推行“雙隨機、一公開”監管;大力推進行業誠信體系建設,打造“讓守信者一路綠燈,讓失信者寸步難行”創新創業環境。  

   簡政便民、線上審批,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瞄準辦事企業和群眾“痛點”,不斷優化服務。   

  交通運輸“放管服”改革,有效激發了市場競爭活力、行業發展動力,讓群眾從改革中有了更多獲得感,為交通運輸事業可持續發展注入了新動能。   

  簡政放權效果怎么樣,市場主體感受最明顯,企業最有發言權。    

  取消“國際船舶代理審批”,使國際船代領域新增651家企業,增幅達45%;    

  規范國際班輪公司收取碼頭作業費行為,每年為進出口企業減輕負擔46億元;    

  把“降成本”作為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頭戲,2017年上半年物流成本降低了356億元;    

  將船舶進出港簽證制改為報告制,每年讓船舶辦證時減輕了負擔……    

  本屆政府以來,交通運輸部積極響應黨中央、國務院號召,持續推進交通運輸“放管服”改革,大刀闊斧簡政放權,為交通運輸政府權力“瘦身”,翻箱倒柜清理規范并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為交通運輸市場主體減負,真正實現了用政府權力的“減法”換取市場活力的“乘法”效應。   

   “簡”字當頭,該放的權徹底放掉    

  2016年12月30日,交通運輸部黨組會議指出,簡政放權,“簡”字當頭,堅決取消不合時宜的行政審批事項,把該放的權力徹底放掉,積極開展中央指定地方實施行政審批事項清理工作,加強放權協同配套,確保放權事項基層能接得住、管得好。    

  行政審批改革、投資審批改革、職業資格改革、商事制度改革、收費清理改革……2013年以來,交通運輸部不斷推出改革舉措,為權力“瘦身”,給市場“騰位”。    

  ——先后分9批取消和下放了38項行政審批事項,占總審批事項的55%;    

  ——取消全部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取消9項中央指定地方實施審批事項。取消中介服務事項7項,減少職業資格事項14項;    

  ——完成工商登記前置審批改后置改革,將15項工商登記前置審批事項全部改為后置;    

  ——取消船舶港務費等8項收費,降低長江干線船舶引航費等2項收費標準,免征部分船舶船舶登記費、長江干線船舶引航費……    

  不是為放而放,而是堅持“質”“量”并舉,把重點放在與降低市場門檻、促進就業、創業、創新相關事項上。    

  “國家重點公路建設項目施工許可”“國道收費權轉讓審批”“經營港口理貨業務許可”“省級普通貨物水路運輸許可”“沿海和內河水域船舶進出港簽證”等,一批事項得以取消或下放。    

  今年以來,交通運輸部黨組以刀刃向內的決心,以繼續精簡行政審批事項為抓手,促進交通運輸“放管服”改革取得更大成效。    

  經過系統清理并反復研究、論證,推動在公路、道路客貨運輸、水運和海事領域再取消一批涉及面廣、涉及利益群體眾多的行政許可事項。    

  “目前,相關工作正在穩步推進,已取得重大進展。”交通運輸部法制司司長魏東表示,“這批行政審批事項都是事關民生的關鍵事項,含金量很高,正式取消后,將很大程度上改善相關領域的營商環境,并有效激發創業、創新活力。”    

  在此基礎上,交通運輸部自我加壓,對保留的審批事項進行了再清理,研究提出并向國務院審改辦報送了新一批擬取消下放審批事項清單:擬再取消下放8大項1子項,將1項調整為政府內部管理事項。    

  放要徹底,還要接管有序。國務院分批次作出取消和下放審批項目決定后,交通運輸部及時發布公告,對涉及該部分行政審批事項向社會公開。同時,配合國務院法制辦完成了涉及交通運輸部取消下放行政審批項目相關行政法規的修訂工作,并對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涉及《國際海運條例實施細則》等44件次規章完成了修訂。    

  各級、各地交通運輸部門也積極響應,做好“接權”和“放權”銜接工作。    

  如四川省交通運輸廳,針對取消的5項相關行政審批事項,立即停止辦理,同時對項目取消所涉及的權力清單、責任清單作出相應調整;對承接交通運輸部等下放的11項行政審批項目,制作了辦事指南、辦事流程、示范文本等向公眾公開,并進駐政務服務中心集中辦理;此外,還下放“除國家審批項目、高速公路項目、省直管重點項目以外的國省干線公路建設許可”等6項行政審批事項至市級人民政府、交通運輸部門。    

  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交通運輸管理處對審批事項進行全面梳理,大幅度精簡下放行政審批事項,將原來的13項合并精簡為2項,下放2項,以最大限度便利行政當事人。    

  放權讓利,市場主體得實惠    

  簡政放權,最直接的受益者是企業,深層次影響的是市場。    

  “真是太方便了,手機一點,報告成功。”2016年,沿用數十年的“船舶進出港簽證”正式退出歷史舞臺,改為“報告制”,這讓山東煙臺利豐石油有限公司“利豐18”輪的二副閆勝興奮不已。    

  2016年11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了對《海上交通安全法》的修改,將“本國籍國內航行船舶進出港口,必須辦理進出港簽證”改為“本國籍國內航行船舶進出港口,必須向主管機關報告船舶的航次計劃、適航狀態、船員配備和載貨載客等情況”。    

  作為一名多年負責辦理進出港簽證的工作人員,閆勝真切感受到了近幾年政策的變化——從背著大袋船舶資料、船員證書及簽證簿風里雨里辦簽證,到電子簽證遠程申報,再到現在的進出港報告,他感嘆:“一鍵報告,用時不超過3分鐘,大大減輕了工作強度,對于這項改革我舉雙手贊成。”    

  對于航運企業來說,這更是直接減少了大量時間和經濟成本。上海集海航運有限公司估算,以旗下“集海之鵬”輪為例,2016年該輪共往返洋山港區—外高橋300航次,取消簽證后每航次省去約2小時的往返時間和100元左右的交通費,全年預計節省簽證時間600余小時,省去乘車費用3萬元。    

  改“船舶進出港簽證”為“報告制”,是通過簡政放權舉措為企業間接減輕負擔;交通運輸收費清理改革,則意味著直接給市場讓出紅利。    

  交通運輸部持續開展涉企收費清理工作,不斷釋放改革紅利。開展國際海運收費專項督查,清理規范海運附加費收費;規范國際班輪公司收取碼頭作業費的行為,18家國際班輪公司調減碼頭作業費;推出試行無船承運業務保證金責任保險和保函制度,經過3年多的試點,共受理3700家無船承運業務以保證金責任保險方式申請資格,為企業減少保證金占用23億元……   

   2015年,船舶港務費、水上水下工程費等7項水運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全面取消;船舶引航費、拖輪費、停泊費大幅降低。據統計,僅這些費用的減免每年就可為企業減負75億元,相當于國家直接向航運企業發了75億元的大紅包。    

  障礙減少,活力激發。精簡行政審批事項,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對交通運輸發展的促進作用逐步顯現。    

  取消“從事內河船舶船員服務業務審批”,新增13家企業申請辦理了內河船員服務業務資質備案,增加了內河船員培訓、考試、服務的選擇。    

  取消“國際船舶代理審批”后,新增國際船代企業651家,增幅達45%。    

  政府多放手,企業好出手。市場準入放寬,企業經營自主權得以釋放,創業環境明顯改善,交通運輸內生動力逐步增強。    

  前幾年,一方面受高鐵、民航不斷開通的影響,道路客運客流下滑嚴重,亟待轉型升級;另一方面卻存在著政府對客運市場管得過細、統得過死的情況。    

  青海西寧汽車客運中心站站長趙志遠說:“2014年,蘭州到烏魯木齊高鐵開通運營后,我們從西寧到蘭州、門源、張掖等地的9條客運線路客流量全部下滑,一度難以為繼。”    

  2015年,青海省運管局印發文件,給予汽車客運站、客運企業在發車時間、運力調整、班次調整及運營組織方式方面更多自主權。    

  7月初,正值青海旅游高峰,西寧汽車客運中心站內客流涌動。“放開后,班線、班次調整更靈活,可以根據客流情況及時調整發車時間,隨來隨走,旅客不用等,車輛利用率提高,還增加了企業效益。”趙志遠說,以前一到周末或重大節假日,隊伍一直排到站外,旅客走不了,工作人員很累,旅客抱怨也多。   

   由點及面,放開搞活,更多制度紅利激發運輸市場潛能。2016年,交通運輸部出臺《交通運輸部關于深化改革加快推進道路客運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擴大道路客運企業經營自主權”“簡化和優化行政審批程序”。    

  ——對于成立線路公司的道路客運班線或者實行區域經營的,由道路客運企業在保證基本服務標準的前提下,自主確定道路客運班線運力投放(含新增、更新和調配運力)、班次增減(含加班車)和途經站點,只需要報原許可機關備案。    

  ——既有省際客運班線在本省轄區內變更途經地和中途??空军c及車輛更新、延續經營等事項,由本省道路運輸管理機構審批,不需征求目的地省份道路運輸管理機構意見。    

  客運企業紛紛表示,希望改革舉措盡快全面落地,以便更好發揮道路客運比較優勢。   

   交通運輸部黨組高度重視清理冗余證照,多次召開會議研究,并專門制定了清理方案,對沒有法律法規、規章依據、違背常理、不能起到證明作用、與當事人所辦事項無關、可通過信息化手段查詢的不合理證照、證明,全面進行清理,為市場準入和投資創業掃除障礙。    

  通過系統清理,取消職業資格類、行政許可類中不合理的證照、證明;從許可優化審批流程、減少審批環節、精簡申報材料、壓縮審批時限方面“減少繁文縟節”。    

  “在清理過程中,發現有的證照、證明可以通過加強部門間信息共享實現有效消減。部黨組綜合研判后,認為破除信息壁壘、打通信息孤島、實現信息互認共享是減少無謂證照、減輕當事人證明負累的重要途徑。”魏東介紹,交通運輸部一直在努力,主動對接其他部委、地方政府信息系統,實現信息互認共享,為進一步減證便民奠定基礎。    

  持之以恒,向縱深推進改革    

  改革沒有完成時。持之以恒把“放管服”改革向縱深推進,為交通運輸長遠發展奠定堅實基礎,是必須堅持的長期目標。    

  今年7月19日發布的《交通運輸部關于貫徹落實國務院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電視電話會議精神的意見》(簡稱《意見》),再次提出24條具體意見。   《意見》明確,繼續精簡部行政審批事項。包括推動取消“船員服務簿簽發”“船舶所有人、經營人或者管理人防治船舶污染海洋環境應急預案審批”等審批事項,推動下放“公路工程監理乙級資質許可”“國家重點公路建設工程項目竣工驗收”“無船承運業務審批”等審批事項。重點在道路運輸管理和公路管理等領域,研究取消一批受眾面廣、老百姓有更強獲得感的中央指定地方實施的行政審批事項。研究取消“一定噸位以下的運輸車輛經營許可”“一定噸位以下的普通貨物運輸從業資格許可”“外商投資道路運輸業立項審批”事項等。    

  為深入貫徹落實7月17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關于清理并減少各類檢查和罰款等重要精神,交通運輸部決定,組織對交通運輸領域各類行政處罰、行政檢查和涉企收費開展全面清理規范工作,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促進交通運輸提質增效,提升交通運輸治理能力和水平。    

  經過反復研究并設計清理方案,日前,交通運輸部發出通知,正式啟動了全面清理規范工作。    

  清理規范范圍包括:各級交通運輸主管部門及所屬管理機構在行使公路路政、道路運政、航道管理、港口管理、水路運政、海事管理、工程質量監督、安全管理等職責過程和組織社團活動過程中,對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實施的各類行政處罰、行政檢查和涉企收費項目和行為。    

  行政處罰方面:重點清理無法律、法規、規章依據,設定、實施行政處罰;違反法定程序實施行政處罰;無法定授權、委托或超越法定權限實施行政處罰等。    

  行政檢查方面:重點清理無法律、法規、規章依據設定、實施行政檢查;超越檢查范圍和權限實施檢查;違反規定,隨意攔截行駛中的車輛或截停在航船舶登臨檢查等。    

  涉企收費方面:重點清理沒有納入行政事業性收費、政府性基金目錄的收費,或擅自提高標準收費;沒有政府定價經營服務性收費定價權限的收費;所屬單位利用行政權力收費;行業協會商會利用主管單位影響強制入會,利用行業影響以評比表彰、評審達標等方式違規收費等。    

  管眼前更要保長遠。通知還提出,對相關內容事項分類編制清單并向社會公布,同時要求各級交通運輸部門結合在本次清理規范中發現的突出問題,從建立并完善行政處罰裁量基準制度、建立并落實“雙隨機”抽查工作機制等五方面,量化標準、細化規定,抓好建章立制,完善配套政策,建立長效機制。    

  清理規范工作明確了責任主體、倒排了時間表。通知要求,清理規范工作由各級交通運輸主管部門分工負責,分為集中清理、制定清單、排查整治、簡章立制四個階段進行,全部工作要在2017年12月底之前完成。    

  改革有力度,群眾知溫度。相信隨著這些舉措的逐步全面落地,必將深度激發交通運輸市場活力,群眾也會從中有更多獲得感。

广东25选5